每天一幅漫画讲述当晚夜空看点

2019-05-08 22:17:24 围观 : 170

每天一幅漫画讲述当晚夜空看点

  “每天一幅手绘漫画,讲述当晚夜空看点。”拥有百万粉丝的EasyNight天文科普漫画微博背后,是一群热爱天文的小伙伴。这群上班族在下班回到家之后,就开始天文漫画创作,他们画的黑洞科普漫画又有趣又好懂,如何看流星雨的扫盲帖帮助大家避免盲目“追星”……团队成员之一、学营销的天文爱好者冬至告诉记者,现代都市人太专注于自己的生活和手中的手机,有时间也要多“抬头看看天”。

  微博的天文科普栏目不少,但比较特别的是,EasyNight走的是“轻科普”路线日,他们就分享了一组关于黑洞的手绘漫画,令网友大呼长知识。

  关于“黑洞是什么”,他们这样图文并茂地解释,“爱因斯坦说过,物质告诉时空如何弯曲,时空曲率指导物质如何运动。当一个天体质量大到一定程度,强烈地扭曲时空,或者说引力特别大,近到一定距离之后连光都无法逃出来,一团黑什么都看不到就是黑洞。1968年美国天体物理学家约翰·惠勒,最先采用‘黑洞’一词来描述这种天体。”

  遇到热门影视作品出炉,也不忘帮大家了解相关知识。《流浪地球》上映后,他们也发了不少热帖。比如“地球科学家们为了发射探测器,是如何360度无死角借力打力的!借木星一用算什么,地球人早就把各大星星弹弓玩遍啦!”“行星真的可以离开地球去‘流浪’?事实上,这个设定非但不科幻,还有真实存在的案例!”

  还有一些有影响力的帖子,比如在恒星漫长的一生中,它们将经历怎样的“星”路历程呢?向大家解释清楚,天文学家想出办法,用一张图囊括恒星们的各种数据,比如亮度、表面温度,这张图就叫“赫罗图”。

  许多人都爱看流星雨,尤其和爱人一起看更浪漫。冬至告诉记者,“其实媒体对于流星雨都会有一定报道,吸引大家带男女朋友去看,但其实也要懂行推荐、会看才行,否则大家就会因为科普不够,从而对流星雨失去兴趣。”

  完成黑洞漫画的王卓骁是天文学博士生在读,他研究的是行星系统的形成演化,具体来说,就是利用现在探测到系外行星系统,结合太阳系,建立清晰的行星系统形成理论。此外,他还很喜欢做科学传播工作。他告诉记者,“很开心,和几个朋友一起建立EasyNight,用漫画的形式把有趣又简单的天文知识传递给公众。对天文科学的兴趣是最核心的动力。做了之后发现,公众对天文很有热情,而且社会中缺少相关的科学传播力量,所以也觉得很有市场。”

  “做黑洞FAQ的内容,对我来说,挑战在于如何选出最关键的问题,也就是大家想问什么。随后关于黑洞照片、漫画,我们的挑战则是寻找有趣的脑洞点。比如我们想到了描述黑洞大小的‘史瓦西半径’为脑洞,这样就可以把这个概念用漫画,加以有趣的表达传播出去。”王卓骁告诉记者,“很多粉丝各种提问,我们就继续回答大家关于黑洞概念的困惑,和这次发现的解读。大家在黑洞照片上开的脑洞,亮点不少。”

  “原来我和两个大哥‘爱拍’和‘小虎’,我们这些北京天文爱好者经常一起去观星,就是一个兴趣爱好小组。偶然有一次,关注到微博上有那种定时敲钟的号,我们就想说,能不能开一个每日天象预报的微博。就每天给网友汇报下,月亮长什么样子,月亮旁边陪伴的是什么星星,几点开始,几点落。”就这样,微博EasyNight2015年1月1日开张了。冬至说,“想改变下现代人的生活,不要整天低头看手机,可以花一点时间仰望星空。”

  冬至告诉记者,微博做起来以后,网友时常会私信他们观星过程中,或者关注天文话题时遇到的很多问题,慢慢就开拓发帖内容。而之所以选用漫画的方式,冬至说,也是考虑到现代人太忙,时间都是碎片化的,太过艰深的内容,可能没有时间去阅读和消化。而用手绘漫画呢,看起来比较轻松,通俗易懂,也不会占用太多时间。于是,就慢慢发展为以天象预报与天文科普为固定内容。

  听这个女孩娓娓道来各种天文话题,很难想象她并不是天文专业出身。她告诉记者,自己目前在单位从事营销工作。“团队中基本就我是‘业余’的,从两位创始人到后来加盟的小伙伴,他们不是天文方面的博士,就是在天文机构工作,要么就是科普人员,他们传播的东西都比较靠谱。”

  冬至说,团队日常的状态是,每天大家都各自上班,直到下班后回到家,才是脑洞大开,讨论选题弄稿子的时间。有时候为了等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布的一些最新天文消息,要等到两三点钟。“为了不耽误上班,有时我们会先睡觉,然后等选题来了再起床工作。”

  她笑说,刚开始也觉得挺难的,没想到一坚持就坚持了四年多。那时候,为了赶不用那么挤的早地铁,常常五点多就起床。再加上晚上要开工,所以睡得很少。但钻研起来,怎样令深奥的天文学知识,化为深入浅出,甚至有点调皮的漫画帖子,都特别投入,一切都是兴趣支撑他们往前走。“其实我们8个人里面,只有两三个人原来就有绘画基础,其他都是半路学的。你会发现,有时候画质很优秀,有时候也很幼稚,也是能看出基础来的,哈哈。主要图片是辅助我们把道理讲清楚,所以,有时候要求不会很高。”创始人中70后80后“大叔”们,也跟90后团队相处融洽,基本没有代沟,只是有些网络词汇他们会需要“科普”一下。

  冬至说,微博慢慢做出名气,“粉丝还会给我们起外号,叫我们土豆”。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网友互动,有时候从他们的疑问中,会了解到大家感兴趣的点,也会发现挺有意思的选题。此外,他们还做了不少有意思的天文衍生品,比如年度天象月历、手账之类,在自家的小网店供不应求。去年他们和出版社合作推出的《星座月历》反响也不错。“还有一些杂志约稿,但最后都被大家吃一顿吃光了。做微博赚不了钱,但还好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也就压力不大。”冬至说,大家画了那么久的原创漫画,觉得其中还有很多值得留下来的东西,也希望未来有机会能推出自己的天文漫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