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社交网络》或有续集、《密室逃生》热度

2019-03-25 00:36:06 围观 : 118

  2010年,一部《社交网络》大获成功。影片除了让导演大卫·芬奇再度成为颁奖季的大热门之外,也让著名编剧艾伦·索金成为了几乎所有影迷心中的新晋偶像。他为马克·扎克伯格所撰写的台词,早已成为了经典。

  近日,有消息指出,这部经典影片或将拍摄一部续集。据报道,透露这个消息和想法的正是编剧艾伦·索金本人。他表示称,是时候给《社交网络》再写一个剧本,讲述后面的故事了。而且,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认为的人,曾经作为制片人参与了《社交网络》工作的制片人斯科特·鲁丁也曾经问过索金,是不是应该给影片撰写一个续集的剧本。索金表示:“我收到过不止一封他发来的电子邮件,附上了一篇文章,说‘现在不是拍续集的时候了吗?’自从电影解决温克尔沃斯双胞胎和爱德华多·萨维林的诉讼结束后,发生了很多非常有趣并且戏剧性的事情。”

  2010年的《社交网络》,在导演技术上是一部完美的电影,芬奇之前拍摄的《十二宫》、《本杰明·巴顿奇事》等多少有些平铺直叙,而在《社交网络》中,他使用了大量高超的倒叙及闪回技巧,体现了对全片游刃有余的的驾驭能力和独到个性。甚至可以说,芬奇已经显示出了一种“闲庭信步”的大师气度。而且,在人物塑造上,索金的剧本也写出了一个人获得了巨大权利的同时,他也就成为了全世界最孤独的人的希腊悲剧感。因此,如果还要拍摄续集的话,要找来什么样的导演,是关键中的关键。

  实际上,自从《社交网络》的故事结束之后,其主角本尊也被抛进了诸多事件的中心。譬如说网站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因不当处理用户私人数据而受到抨击。该公司还遭受了其他破坏性事件的影响,从剑桥分析数据丑闻,到试图对乔治·索罗斯发起公关攻势,再到在缅甸等地推动政治暴力,更不用说这个社交平台在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中发挥的作用。因此,《社交网络》的人物和网站原型,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接下来就要看索金要如何打磨影片剧本了。目前,关于该片尚无具体的拍摄计划。

  由美国哥伦比亚影片公司出品的电影《密室逃生》已于1月18日起登陆国内院线,上映第二周票房就火速破亿。本周该片热度持续升温,在新片上映排片下降的情况下依旧坚挺稳坐票房榜前五,上座率则上映至今都保持在前三。上映后这部电影也持续收获好评,更获封年初最佳惊悚片。

  《密室逃生》由《速度与激情》系列金牌制片人尼尔·H·莫瑞担任制片,《潜伏4》导演亚当·罗比特尔执导,《速度与激情》摄影师摄影师马克·斯派塞掌镜。更有一众实力派演员加盟主演,其中饰演阿曼达的黛博拉·安沃尔曾在美剧《真爱如血》、《超胆侠》中有惊艳表演。

  在超强班底加持下,该片在叙事、节奏、影像、演技上都有上佳表现,不少观众表示:“能在电影院看到这么紧张的电影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体验。”还有影评人将其评为年初最佳惊悚片,片尾透露的密室全面升级的飞机坠机情节,更让很多观众已经开始期待续集。

  截至自昨天《密室逃生》国内票房突破1.3亿,难得的是上映十天它的热度还在持续升温中,在新片涌入院线排片下降的情况下,它票房依然保持在前五,上座率则保持在前三。这部惊悚片,用口碑达成了全方位逆袭。

  该片最让观众惊叹的就是它出其不意的密室设计,“烈焰密室”用高温制造压迫感,“颠倒密室”用空间倒置制造失重感,“迷幻密室”用交错图案制造梦境感。每个密室在常规的密室逃脱游戏基础上都有所升级,也正因如此不少观众在看片过程中都感觉代入感十足,只有在电影院才能真正感受到这部电影的浸入式冲击。

  电影《密室逃生》由金牌制片人尼尔·H·莫瑞兹(《速度与激情》、《极限特工》、《越狱》)担任制片),导演亚当·罗比特尔执导,布拉吉·F·舒特编剧,好莱坞实力派演员泰勒·莱伯恩、黛博拉·安沃尔、泰勒·拉塞尔、尼克·多达尼、洛根·米勒等联袂主演,目前该片正火爆热映中。

  索尼公司要将《捉鬼敢死队》这个IP发扬光大的信心,由来已久。近日,已经把导筒交到贾森·雷特曼手上的《捉鬼敢死队3》确定了上映的时间:2020年的7月10日。很明显,这是暑期档中竞争最为激烈的上映时间。或许影片能在一众好莱坞大片中脱颖而出。

  据了解,影片的故事将会发生在《超能敢死队》的同一个宇宙之中。导演则是曾经拍摄了《在云端》、《塔利》的贾森·雷特曼。这位被罗杰·伊伯特称为“北美电影未来”的导演终于接手了一部大制作的影片。巧合的是,贾森·雷特曼的父亲伊万·雷特曼正是《捉鬼敢死队》 (1984)和《捉鬼敢死队2》 (1989)这两部系列最早电影的导演。所以,贾森·雷特曼与《捉鬼敢死队》的渊源颇深。

  老版《捉鬼敢死队》的故事发生在纽约,三个大学教授专门研究鬼怪灵异之事,他们决定离开校园,自组一个“捉鬼大队”,以最新科学仪器对付在纽约市出没的猛鬼。但是,政府单位却将他们视为江湖骗术。直到有一天,一群恶鬼包围了纽约市,捉鬼大队终于有机会在大众面前证明自己。关于这部新作,贾森·雷特曼谈到:“我6岁的时候去到片场,我一直认为我是第一个捉鬼敢死队的影迷,我想要为其他所有的影迷拍一部电影。这是在原有系列下的一个新故事,并非重启。80年代的故事就让它留在80年代,这个故事将发生在今天。“

  目前,贾森·雷特曼正在与《怪兽屋》、《鬼驱人》的导演吉尔·克兰编写剧本,新的捉鬼组合将由名青少年、两女两男组成。

  1月26日下午,第四届“迷影精神赏”颁布典礼在北京举行。本届轮值主席、影评人卫西谛与大旗虎皮、桃桃林林、赛人等多位影评人共同为11部提名影片颁发奖状,同时揭晓本届“迷影精神赏”的年度推荐影片。演员张译是本届评委会成员之一,但因个人工作原因无法到场,特意录制VCR表达对大会的感谢。

  据介绍,“迷影精神赏” 立足于华语地区,奖励那些在创作和风格上最值得鼓励、最具有创新精神的中青年导演作品,影评人卫西谛表示:“我们初衷是想把电影推荐和电影评选回归到纯粹的状态,远离电影附加带来的名利场和功利心”。

  本届“迷影精神赏”的提名名单,由来自内地、香港、台湾三地的二十余位专业影评人、策展人与选片人一起评选、投票后得出,囊括了2018年的优秀华语新作,其中包括《过春天》《郊区的鸟》《四个春天》《柔情史》《过昭关》《好友》《谁先爱上他的》《驯马》《旺扎的雨靴》以及《合群路》等11部影片。提名影片的制片人、导演以及片方代表也来到典礼现场接受表彰。

  在经过三天的集中看片和几轮异常焦灼的评审投票后,现场最终揭晓由霍猛导演的《过昭关》获得本届“迷影精神赏”年度推荐影片。

  《过昭关》是一部讲述七十岁的爷爷带着七岁的孙子骑着一辆摩托三轮车,去千里之外看望老友的乡村公路片,影片曾获得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

  本届评委会对影片的推荐语为:“《过昭关》是一部朴素、悠然、气定神闲的公路电影,它以祖孙二人的一段生命之旅、向我们讲述了这个时代稀缺的善意。主题与手法的朴实无华,给我们带来了意外的感动与思考。影片的通达、自然、以及毫不矫揉造作,在当下的新电影中显得尤为重要。”

  随后,导演霍猛登台表达对活动的感谢,他表示电影的创作源于自身对生命和死亡的困惑,“所有创作者都是想努力寻找、发现,并且呈现自己所认为的一个世界的真相,或者是人性的,或者是思想的,或者是某种情感的一种真相。”他透露,《过昭关》有望在今年4月或5月份全国公映。

  据悉,“迷影精神赏”创立于2015年底,评选规则类似于法国的龚古尔文学奖或路易·德吕克奖:创作者不需要申报,而是由评委直接提名,每位评委只能提名一部作品。

  “迷影精神赏”前三届的年度推荐影片分别为《路边野餐》《八月》和《大佛普拉斯》。奖金只有象征性的1895元,即以电影诞生年份为数字,作为一种象征去鼓励青年导演展开独立的创作和风格上的探索。

  这部由吴秀波主演的电影为何提档后又撤档,在铺天盖地“吴秀波事件”报道中,哪怕出品方未指明具体原因,众人也能猜到。

  影视圈中,演员人设突然“爆雷”的黑天鹅事件不止吴秀波这一起,如《捉妖记》原男主柯震东吸毒事件、《大轰炸》主演范冰冰陷税务风波、《巴清传》男主高云翔在澳洲涉嫌卷入性侵案事件......

  撤档的撤档、换演员重拍的重拍、远赴欧美上映的也去了国外,这些负面事件中,除了对演员本身的负面影响外,对出品方、影视资本方更会产生重大的损失。而这些演员人设崩塌的负面事件,或许不是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极有可能是一直被忽略的大概率会发生的灰犀牛事件。

  继《失恋33天》《唐人街探案》之后,《情圣2》也成为一个可以“封神”的有毒剧组。

  这部由吴秀波、白百何、肖央主演,薛之谦演唱主题曲的电影,已成为吃瓜网友互相奔走相告的新梗。

  一如当年柯震东吸毒事件曝光后众人义愤填膺的抵制,也像范冰冰陷税务风波后的群嘲。除了他们,还有文章、房祖名、陈思诚、王学兵、陈羽凡、高云翔等一系列人设崩塌的艺人名单,不断增加。

  对网友或观众来说,时间久了、情绪淡了,这些都是一个个会被逐渐淡忘的“瓜”,对演员而言是一次“自作自受”的危机与惩罚。但对制作方、出品方或是投资方来说,更像是一个个从天而降的炸弹,负面事件带来的损失不言而喻。《情圣2》撤档后,该影片的出品方新丽传媒、淘票票、万达电影、华夏电影以及狂欢者电影制作等公司遭受损失不可避免。

  甚至,受吴秀波事件影响,连吴秀波持股的当代东方、幸福蓝海股价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挫。

  另外,由唐德出品的重磅巨制《巴清传》,号称是亚洲电视剧制作历史上单体最大投资。这部制作成本超过5.8亿元的《巴清传》,2016年便早早开机了。原本预定的1月12日播出时间,也因为女主角范冰冰的税务风波和男主角高云翔涉嫌性侵事件延档至今。

  据了解,唐德影视公司市值已经缩水至26.84亿元,相比2018年年缩水超过65%。

  交易员之间也默认存在一个简单的交易法则——鳄鱼法则,也是经济学交易技术法则之一。该法则源于鳄鱼的吞噬方式:猎物越试图挣扎,鳄鱼的收获越多。

  它的意思是:假定一只鳄鱼咬住你的脚,如果你用手去试图挣脱你的脚,鳄鱼便会同时咬住你的脚与手。你愈挣扎,就被咬住得越多。所以,万一鳄鱼咬住你的脚,你唯一的办法就是牺牲一只脚,有点类似虎怒决蹯。

  止损是证券投资的一项基本功,也是华尔街100多年来通过无数血泪和金钱得到的第一条铁律。这条铁律或者对时常要深陷演员灰犀牛事件的影视公司来说,是一个思路。

  一部反映国内抗战的电影《大轰炸》,在国内受到抵制后,选择在欧美上映也是一种带血的止损方式。而《情圣2》在这个节点的提档或撤档,侧面体现了他们的止损意识并不弱。

  不难看出,《情圣2》改变档期的初衷无非两点:一是贺岁档竞争过于激烈;二是恐受男主角吴秀波负面新闻拖累。

  但现实中,大部分的人或机构都处于电影《后会无期》的台词中——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就算在金融领域,投资者设置了止损而没有执行的例子比比皆是,止损为何如此艰难?

  侥幸心理?犹豫不决?还是“掉肉”这件事过于痛苦?在这类事件接连出现后,影视公司或许可以向金融机构取经试着设立一个止损机制,如事先设立一个止损点,在理性评价实际情况时坚持预设的止损点。

  一旦,电影因某个陷入负面事件的演员受到波及和影响时,便启动止损程序及时、主动切割。

  而《捉妖记》的新男主角井柏然转发并回复到:“兄弟放心,一定会照顾好儿子。”至此,从柯震东吸毒被抓到《捉妖记》延期再到换角消息满天飞,井柏然代替柯震东重新出演《捉妖记》的消息被正式确认。

  张晗,当时是《捉妖记》出品方安乐(北京)电影发行有限公司总经理,她曾表示:“说是补拍,其实基本上已经相当于重拍了。年后开机,大概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涉及到对手戏的演员都会重新召回拍摄。”而额外产生的成本,就像是一个片子几乎拍了两遍。

  这样的重拍,无疑增加了投入,但在广电总局对演员品德要求日益严格的大背景下,期待着风头过去再上映,血本无归的可能性更高。

  而《捉妖记》换角重拍的选择,与被股票套住又不得不主动补仓的股民一样——套住后,虽然解不了套,还增加了成本,但可以将补仓买回来的股票所赚取的利润弥补高价位股票的损失。

  同时,补仓的原则,似乎也能用在影视公司补救时。比如不要把补仓部分变为新的套牢盘。摊平成本的做法很多的时候会坐失良机反复被套,补仓的资金不可能是无限的,所以要慎用。

  而选用新角色时,就需要考虑这些隐藏的风险。《捉妖记》选择井柏然,除了因为官方所说的身体、形态与柯震东类似外,井柏然乖巧的人设和当时事业正在低谷徘徊片酬不高,也都是出品方看中的吧。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份裁定书。这份裁定书显示,唐德影视去年12月向法院请求对高云翔及其关联公司名下价值共计6382.4万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但这份裁定书与命运多舛的《巴清传》无关,主要针对的是高云翔主演的另一部电视剧《阿那亚恋情》。

  该消息一出,一直低迷的唐德影视,从15日股价便有所回升,从开盘6.74元/股升至6.98元/股,最高达7.02元/股,上升了3.71%。

  1月23日,《情圣2》撤档的话题在微博引起了一大波讨论,成为“热搜”,不少观点觉得这类事件频出,制片方如何保障自己的利益,需要认真对待。

  微博大V@王志安,就在一条相关新闻下转发并留言:“如果今后制片方都和主演签订合同,规定因为个人原因,比如吸毒、强奸、出轨、打架导致无法上演,必须赔偿票房损失。那估计都没人敢随便出轨啦!”

  实际上,影视公司在与演员签订合同是,一般都会增设附加条款,规定影视作品因演员的不良嗜好导致的损失由演员承担。

  按照行业惯例,大部分品牌与明星签订广告代言合同时,都会要求明星不得犯罪、不得出现负面新闻等。如果违反了上述条款,除了终止合作,明星可能还要赔偿品牌损失。而明星和经纪公司签约时也有相应的约定,一旦艺人自己出了问题,要赔偿的不仅有品牌方,还有经纪公司。

  学者何春蕤认为,明星的生产同样可以用“模组化”来理解——他们本身已不具有完整性,而是整个工业流水线上的一个零部件。在更新换代迅速的娱乐行业,人设也是一种成熟的分类制造体系,以便在舆论危机和喜新厌旧的较强波动周期中,保证经纪公司作为一个整体拥有反脆弱的能力。

  当人设经济被多次证明为娱乐产业中的速效催化剂后,这一路子毋庸置疑地成为资本市场最佳方案。在影视资本流量为主、作品次之的次第下,依赖演员人设这条路本来就是一场“豪赌”。